瑞典回应停办孔子学院:因自身原因与政治无关

据新华社电记者13日从孔子学院总部了解到,目前仍有70多个国家200多所大学正在积极申办孔子学院,有个别学校停办或退出是正常现象,各国语言推广机构这种情况也是非常普遍的。

据介绍,去年年底,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与复旦大学合作开办孔子学院第二个5年协议到期,外方院长退休,由于学校自身原因,人文学院一些教授要求不再与中方续约,得到校长同意。

对于停办孔子学院一事,斯德哥尔摩大学校长致信孔子学院总部表示,孔子学院延期半年停办,该校本身中文师资很强,不会影响汉语教学,此举与政治无关。

此外,根据《孔子学院章程》中关于各国大学具有开办或退出孔子学院的自由的规定,孔子学院总部同意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今年6月停办。截至2014年底,全球已有127个国家和地区,开办了476所孔子学院和851个中小学孔子课堂。

据 了解,孔子学院由外方自愿向孔子学院总部提出申请设立。批准成立后,孔子学院采取中外学校合作办学模式,学院设在外方大学校园内,由中外合作院校共同组成 理事会,理事会研究议定年度工作计划和预决算。中外双方共同投入,资金管理执行双方法律,坚持共建、共管、共享、共赢,共派师资和管理人员。日常运行以外 方为主,既遵守《孔子学院章程》,统一名称、统一标识,又充分尊重各国首创精神和办学特色,因地制宜、灵活多样地开展汉语教学和文化交流活动。

专家:孔子学院也需要反思

中 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说,这是欧洲地区第一次出现孔子学院被关闭的情况,我们应当高度重视,反思孔子学院的全球推广和日常运营中是否有值 得改进的地方。譬如,政府主导的孔院办学模式能否多元化,邀请更多社会组织参与?在展示中国文化、教授中华语言的同时,课程设置能否更接地气,多一些当地 文化元素?这些都值得我们思考。

华东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许纪霖许纪霖认为,孔子学院是被抽空价值的工具。孔子学院教的只是语言而不是中国文化,孔子学院的老师大部分是语言老师,基本不懂中国文化。对应的,来学习的学生也主要学习语言。

许 纪霖说,孔子学院恰恰证明了中国文化在世界上的地位。孔子学院只是赚中国的钱,赢得中国市场的工具。它的价值是不为人所理解和尊重的。这个责任首先在中 国,有多少孔子学院的组织者、老师是懂中国文化的?连自己都不尊重、不了解,还指望世界了解、尊重你吗?孔子学院的整个尴尬处境就是中国文化在世界上的尴 尬之处。这是被抽离了价值的一个工具化的存在。

对于一些西方媒体指责“孔子学院宣传政府意识形态”,崔洪建说,西方一些人仍抱着意识形态 偏见看中国,想当然地认为政府主导的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输出意识形态的工具。孔子学院在日常教学中不可避免会介绍现代中国,其中涉及新中国取得的成就部分 容易被这些带着有色眼镜的人放大、歪曲成中国进行意识形态输出的例证。

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将关闭

 

瑞典宣布将关闭欧洲首所孔子学院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近日宣布将关闭孔子学院。该学院开办于2005年,是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网站发布通告说,大学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协议于2014年年底到期后不再续约,孔子学院将于6月30日关闭。

斯德哥尔摩大学在网站上说,如今的情况与10年前已不相同,当年对该校而言,与中国展开交流至关重要,“如今我们与中国已拥有完全不同层次的学术交流,这样的合作显得多余”。该校副校长维丁对瑞典《每日新闻报》说:“通常来说,大学里设立的一个机构由另一个国家政府提供经费,确实是有问题的做法。”

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

有美国媒体评论说,孔子学院是中国在全球彰显“软实力”和推进中国文化的平台。但有一些批评人士认为,与英国文化协会和德国歌德学院这类同样以文化交流为目的的机构不同,中国孔子学院往往直接设在其它国家的学校中,并由中国政府提供经费、选派教师和确定教学材料。去年,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曾呼吁美国近百所大学取消与孔子学院的合作或进行重新谈判。他们认为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的一个分支机构,目的是宣传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有违学术自由。

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9日称,根据国家公开档案文件披露的信息,2005年,中国为在俄克拉何马大学开设一个孔子学院,曾邀请时任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保罗·贝尔作为“特殊客人”飞往北京参加会议。中方支付了2000多美元的机票款,并为他支付数额不明的住宿费。福克斯新闻网评论说,这是中国劝说美国学校促进中国文化的长期活动的一部分。芝加哥大学人类学教授马歇尔·萨林斯最近正在帮助说服他的学校结束同中国的合作关系。他称旅行津贴是“中国用来说服美国学校的经济策略之一”。

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

一名曾在北欧驻华机构工作过的人士表示,事实上,北欧国家在中国也开设跟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类似的文化教育机构,通过定期举办活动、培训课程、出国访学等途径,促进对华文化交流,部分经费、人员和教材由北欧国家政府提供支持。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在瑞典,孔子学院也并非唯一的外国文化交流机构。一些在瑞典的西班牙人成立西班牙学院,教授西班牙语。

对于一些西方媒体指责“孔子学院宣传政府意识形态”,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反驳说,西方一些人仍抱着意识形态偏见看中国,想当然地认为政府主导的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输出意识形态的工具。孔子学院在日常教学中不可避免会介绍现代中国,其中涉及新中国取得的成就部分容易被这些带着有色眼镜的人放大、歪曲成中国进行意识形态输出的例证。

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

这是欧洲地区第一次出现孔子学院被关闭的情况,我们应当高度重视,反思孔子学院的全球推广和日常运营中是否有值得改进的地方。譬如,政府主导的孔院办学模式能否多元化,邀请更多社会组织参与?在展示中国文化、教授中华语言的同时,课程设置能否更接地气,多一些当地文化元素?这些都值得我们思考。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简介

基本概况

斯德哥尔摩孔子学院于2004年11月签署协议,正式启动时间为2005年2月,是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和中国国家汉办的合作项目,国内承办单位为上海复旦大学。

教学活动

斯德哥尔摩孔子学院常年为社会各界人士提供半日制课程。所开课程参照中文系的课程授予大学学分。同时,孔子学院努力为瑞典企业提供短期汉语文化培训项目,如为上海世博会瑞典参展局的高层领导进行汉语培训。另外,学院还与瑞典工人教育协会合作,开设强化汉语班,以满足汉语爱好者的学习需求。

文化活动

在开设长期和短期汉语课程的同时,孔子学院还致力于促进中瑞文化互动、组织有关中国专题的研讨会及各种小型文化活动,举办系列讲座等。

活动主题包括:中瑞文化交流,中瑞外交关系,中国经济与全球化,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等,参加人次达3000人,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与中国驻瑞典使馆教育处合作,顺利举办首届瑞典汉语桥比赛。选拔并辅导优秀选手赴中国参加比赛,取得了大学组三等奖、中学组1项个人综合2等奖和1项个人综合三等奖的优秀成绩。

斯德哥尔摩孔子学院“中国茶馆”开张

2013年2月1日,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的一间教室里, 来自汉语系汉语专业的本科生、孔子学院晚班及汉语强化白班的12位当地学生荣幸地成为孔子学院“中国茶馆”的首批客人,这家以“品茶聊天话中华”为宗旨的汉语文化茶馆正式开张了!

孔子学院茶馆

周末的夜晚,在这家张贴着中国书法、书画名作,点缀着中国结,大红灯笼的茶馆里,到处散发着中华文化的气息。斯德哥尔摩孔子学院郭锡华副教授以一个谜语和一条俗语-“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为引子,娓娓道来中华茶文化的方方面面,使在场的“茶客”们听得如醉如痴。

接下来,“铁观音、西湖龙井、太平猴魁”,郭老师拿出了“中国宝贝”一种种茶类让大家在茶杯乾坤里品出了种种滋味。最后,听讲座品茶仍让人意犹未尽,来宾们分散开来,和孔院老师们展开了热烈的交流,大家纷纷表示对这个项目的赞赏和支持,也对未来的活动表达了热烈的期待。

此前,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还曾经开设过“语言咖啡”、“汉语沙龙”等中华语言文化实践项目,取得了较好的推广效果。随着中国农历蛇年的到来,孔子学院特别策划推出了这个茶馆文化项目,旨在为学习汉语的瑞典学生及当地各界人士提供这个汉语文化实践与交流平台,也使孔院更加开放,为中华文化在他国生根开花发挥自己的力量,积极融入当地社会的多元文化环境中。

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举办2014年度春季汉语水平考试

斯德哥尔摩孔子学院作为瑞典唯一的汉语水平考试笔试考点,于2014年3月16号(星期日)成功举办了2014年度春季汉语水平考试。考试分为笔试 和口试两种,笔试从低到高共有六个级别,口试三个级别。本次考试共有72人次考生报名,其中参加笔试的58名,参加口试的7名。

本次考试在斯德哥尔摩大学Albano校区举行,分为四个考场,从上午10点半开始,考试紧锣密鼓地陆续进行,到下午3点顺利结束。很多考生早上不 到10点就到达了考试地点,其中有一些是从附近城市一早赶至斯德哥尔摩的。考生们对汉语考试的认真态度也反应出了当地民众学习汉语的热情。

斯德哥尔摩孔子学院每年举办两次HSK考试,今年还将于10月19日 (周日)举行一次。考试的注册时间为考前3个月至考前一个月止(7月19号—9月19号)。